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
  • 【人文】皮埃蒙特:一个产酒大区的山之棱 人之杰皮埃蒙特土壤组成 2019-05-16
  • 肖邦故里的冬日问候——钢琴家马雷克奏响新春祝福马雷克-布拉查 2019-05-14
  • 人民网评:为每个孩子搭建实现梦想的舞台 2019-05-13
  • 锐参考 特朗普向金正恩作出这个承诺后,朝鲜的这两个邻居顿时“炸了”—— 2019-04-21
  • 陈来: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-04-21
  • 香港龙舟嘉年华开锣在即 160支龙舟队将齐聚维港 2019-04-19
  • 也门国防部说打死250名胡塞武装人员 2019-04-19
  •     那人鱼公主这个时候却是很坚决,道:“丞相,你可以不认同我的观点,但你不能说我的努力是胡闹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,那国王也是叹了一声,道:“孩子,放弃吧。这个国家,根本不会有人肯和人类拉上任何关系的。更别说是将自身的安危寄托在人族身上了,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!那只是我不够努力而已!只要我足够努力的话,他们一定会知道我的心意,一定会懂得并不是所有人族都是坏的!”人鱼公主这个时候已经擦干了眼泪,神色显得无比的坚定,眼神之中的决意,根本无法动摇。

        “老臣,绝不同意公主殿下继续胡闹,请陛下发动王族禁令,将公主殿下关起来!”那丞相这样道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,那人鱼公主面上不由得有些慌乱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那国王,这个时候也微微吃了一惊,道:“丞相,这有些过了吧?她只是孩子,胡闹一点就胡闹一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!”那丞相高声喝了一声,“公主殿下所做的可不是小事!原本族人们还不知道太阳出现问题,一切都显得祥和无比。现在因为公主殿下和陛下的对赌,将这件事公诸于众,接下来还有着一大波的事情需要老臣去处理呢!”

        那国王听了,不由得张张嘴,好一阵子,神色当中现出愧疚,道:“……这个,王族禁令的话,毕竟还是太过分了,我看,不如我带她前往她母后那里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丞相听了,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但想来想去,那人鱼公主的身份毕竟太高,若是不依不饶,也是有些不合适。

        因此,他也只能够勉强的点点头,答应下来。

        那人鱼公主这个时候却是不依不饶的叫着。反对回去一定要在这里准备另一场演唱会,一定要继续劝导众多人鱼……

        “她好可怜……”在那洞天之中,可儿这样对李浩道。

        她的神色当中有着佩服,有着怜惜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。他们所在的这一件九阶法器,已经是被李浩控制着,依附在那人鱼公主的衣物之中了——作为表演者,她的衣服自然是相当华丽,累赘相当的多。找一个地方衣服这拳头大小的圆球,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,那人鱼公主被拉走的时候,他们自然也跟着人鱼公主而行了。

        “虽然是可怜,但太天真了?!崩詈谱龀隽私崧?。

    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帮帮她怎么样?”可儿忽然心血来潮,起了这个提议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,李浩不由得一笑,道:“帮帮她?你打算怎么帮?”

        “她们不是缺少人修理太阳吗,我们帮她修理一下不就好了!李大叔连那天路都能够改造。一个小小的太阳而已,更不是问题了!”可儿欢呼一声。

        她这样说着,神色当中已经满是得意,就像是自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决办法一般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,李浩无奈道:“虽然我能够改造天路,但不代表我能够修理那个太阳啊。莫要想当然。而且,更别说,你听过叶公好龙吗?”

        这话,让可儿有些疑惑:“什么叫做叶公好龙?”

        这乃是李浩穿越之前所知道的典故,别说可儿了。就算是在主世界,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知道。不过,虽然不知道,但他也是能够解释的……

        一翻解释之后??啥粤艘痪?,道:“你说,那人鱼公主可能会如同那叶公一般,虽然在没有见到人族的时候,可能产生种种期待,许多想法。但一旦真正见到了,或许也只是如同其他族人一般恐惧,一般的仇恨?!”

        “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,或许还是相当的大?!崩詈频牡?。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吧……她看起来不像……”可儿半信半疑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人鱼公主才多大?她从出生到现在才经历多少岁月?又哪里见过真正的人族?她所了解之中的人族,都是通过人鱼一族的传说,通过他们一族的典籍,长久以来,自然而然的产生错觉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?!崩詈浦皇堑?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交谈之间,那人鱼公主已经是被带入了一个巨大而华丽的建筑之中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座建筑相比于其他建筑却是不同,在这里,居然有着在海面之上方才有的空气!

        也即是说,这一座巨大的,甚至感觉上比起那一个巨大的演唱会场都要巨大上几分的建筑之中,根本就没有任何海水,完全就是陆地之上的模样!

        在这里,甚至生长着无数陆地之上方才存在的植物,更是有一些走兽在这里生存着。

        在建筑的上方,明亮的光芒如同太阳的光芒一般,照耀着这建筑之中的一切……

        那些人鱼在踏入这建筑之中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有着一个巨大的水泡出现在他们的腰间,托着他们如同在海水之中游泳一般,在空气之中飞翔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?怎么样,你们的赌斗如何了?”这个时候,一把悠然的声音传入在这里的所有人的耳中。

        “这声音,怎么和人鱼一族的声音完全不同?!”可儿听了这声音,忍不住惊呼出来。

        声音的特质,这是一种很难分说的特质。

        但,那种特质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!像是人鱼一族的声音,虽然每一个都各有不同,每一个都和其他人鱼的声音有着巨大的差别。但,只要任何人听到这声音,心中都会知道,这就是人鱼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但,在这人鱼一族的核心,在这似乎是皇宫一般的位置,这里居然有着这种明显一听就不是人鱼的声音出现!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这不是很明显吗?”那国王这个时候呵呵笑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的神色当中多了一股莫名的温柔,少了许多的威严。很显然,那问话之人的身份相当的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吗……”那声音叹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虚影,从下方渐渐往上浮,渐渐的来到半空中,远远的向着众人迎上来。

        这,是一个人族女子的身影!

        “老师,为什么他们就不愿意相信我呢?!”那人鱼公主哇的一下大哭出来。向着那人族女子扑过去,如同抱住实物一般,抱住了那个女子。

        那女子,相当美丽。全身上下萦绕着一种难言的温和气质,虽然在相貌上比不得那人鱼公主,但在那种气质的映照之下,居然也不显得有多逊色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不是早就猜到了吗?”那女子抚摸着人鱼公主的头发,笑着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。是元神吧?”可儿有些不确定的对着李浩问道。

        她所指的当然便是那女子虚影了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这虚影怎么看,似乎都和她的元神表现一般无二,这让她不得不怀疑……

        李浩皱皱眉,仔细的观察着那虚影的身躯,细致的分辨着其性质,好一会,才叹了一声,道:“不是元神,而是灵体。没想到。这个世界居然有这种修炼方法,完全将肉身转化为能量状态与心灵融合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元神?那怎么表现得和元神怎么相似?!”可儿更是吃惊了。

        “殊途同归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?!崩詈浦皇堑?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那女子虚影对着那国王道:“陛下,接下来就交给我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那国王点点头道:“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拜托国师了。我之前和丞相说是带她去见王后,国师若是莫要露馅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尽管放心便是?!蹦桥渔倘灰恍?,那种美丽,让那国王眼神微微有些发直。

        好一阵子,那国王才回过神来。老脸一红,连忙带着众人告辞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看起来,似乎很复杂的关系呢……”这个时候,了心中闪过这念头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。那女子虚影已经是带着那人鱼公主向着地面落下去,来到了在这平地中央的一栋城堡之前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栋城堡相当的豪华,其中的布置,装饰,都彰显出一种难言的贵气,那人鱼公主在这里。却好似半点都不显得不协调,相反的,反而是显得似乎只有在这种华丽的所在方才是她待着的地方一样。

        在这里,没有任何仆人,没有任何任何女仆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一切,却都需要那女子亲力亲为……

        踏入城堡之中,整座城堡便开始嗡嗡作响,紧接着,一股股光芒冒出来,形成了一个莫名的禁锢层,出现在这城堡的周围,将这一座城堡和周围完全隔绝开来!

        紧接着,自然有着一种难言的压力,作用在那人鱼公主身上,更具体的说,是作用在这个时候依附在那人鱼公主装饰之上的,那一件九阶法器之上!

        “看来,已经被发现了啊……”李浩叹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他之前就觉得有着被发现的可能,只是因为这次的机会难得,所以才冒险不动而已,所以,现在被那种力量禁锢那九阶法器,他却也不太感到惊讶。

        “老师,怎么了?!”那人鱼公主这才反应过来,惊呼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身上,有着一些东西?!蹦桥有橛罢飧鍪焙蛞丫锹车乃嗳?,顺手一拉那人鱼公主,人鱼公主就已经被她拉了过去,只留下那一个圆球停留在原地而已。

        这一件九阶法器光论模样的话,却是相当的漂亮,相当的有看点。

        那上面流转的青色雾气,那变幻不定的奇异风景,无不显得华丽而美妙,足以让任何女子尖叫了。

        那人鱼公主即便是见多识广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为它所倾倒,差点就要忍不住扑过来抓住它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阁下还不愿意出来吗?”那女子在这时候才松了口气,淡淡的道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,李浩叹了一声,催动这洞天,微微一震之间,就已经是将那种禁锢的力量挣脱。

        这种禁锢的力量明显和这整座城堡联系在一处。这一个挣脱之间,瞬间便让这整座城堡开始晃动起来,让那禁锢层,也即是一个包裹住城堡的光罩在这瞬间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,隐隐间有着丝丝裂缝出现在那光罩之上!

        这种模样,让那女子面色大变,她疯狂的掐动众多的手印,一股股力量从她身上涌出来,不断地融入这城堡之中。

        随着这些力量的融入,那原本就要崩溃的禁锢层开始快速的恢复,产生一股股更加强悍的禁锢力量,不断的向着这圆球碾压过来!

        只是,这圆球毕竟是一件九阶法器,威力之强大,却是不必多说。

        这种禁锢的力量就算是再强,也好似来自眼前这女子。

        而这女子虽然实力相当的可观,但也只是相当于御物之境这个级别罢了……

    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这种禁锢力量又如何能够抵挡住九阶法器的冲击?!

        在那九阶法器之下,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难道在其周围闪现,那禁锢层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摇晃,裂缝一道道的出现,整个禁锢层,一点点的破碎了……

        那女子在这时候面色惨变,眼神之中有着不可思议,甚至有着莫名的后悔。

        隐隐间,甚至有着狠色渐渐的透出,那模样,似乎是要玉石俱焚!

        在这时候,李浩知道不能继续了,当下便开口道:“且慢且慢,都是同族,何必弄个你死我活?”

        这话,瞬间便让那女子神色一愣。

        显然,她却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句话,没想到那异物之中居然会有自认是她同族的生物存在!

        “你是什么怪物?!”很快的,她面色一沉,喝道。

        李浩叹了一声,对一旁的可儿道:“接下来的事情,我要处理一下,你就在这里面好好修炼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散去那寒冰球体,身形一冲,就往天空直冲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??!等等我??!我也要去!”可儿在后面大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她的叫声,却无法挽回李浩的决意……现在的情况发展到这一步,他怎么可能带着可儿前去冒险?

        若是他与那女子谈得好的话,那自然是没问题,但若是谈得不好,一旦翻脸的话,那对可儿来说,那就绝对是灭顶之灾了……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,李浩怎么可能会这么选择?(未完待续。)
  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
  • 【人文】皮埃蒙特:一个产酒大区的山之棱 人之杰皮埃蒙特土壤组成 2019-05-16
  • 肖邦故里的冬日问候——钢琴家马雷克奏响新春祝福马雷克-布拉查 2019-05-14
  • 人民网评:为每个孩子搭建实现梦想的舞台 2019-05-13
  • 锐参考 特朗普向金正恩作出这个承诺后,朝鲜的这两个邻居顿时“炸了”—— 2019-04-21
  • 陈来:重构中国哲学传统 现代新儒家做出哪些努力 2019-04-21
  • 香港龙舟嘉年华开锣在即 160支龙舟队将齐聚维港 2019-04-19
  • 也门国防部说打死250名胡塞武装人员 2019-04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