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全面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br不断提高机关党的建设质量 2019-06-07
  • 比利时30大胜巴拿马 卢卡库梅开二度 强队总算没有都凉凉 2019-06-04
  • 当你还在担心这些问题的时候,有个人的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6-04
  •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,看着就想笑,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-05-28
  • 屠呦呦,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,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。不要迷信名牌大学,要相信自己的努力。 2019-05-28
  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
  •         “白刃!你,你想做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白刃转过身的一刹那,白青山、白磊和四个保镖纷纷惊骇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唯独,

        罗纤纤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为何,楚寒刚才说让白刃杀了这六个人,而不包括自己?

    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        这是不是说明,

        这个楚寒看到自己的姿色,

        也有想要拥有自己的愿望?

        罗纤纤仔细观察楚寒,

        越发觉得,

        自己和楚寒其实挺般配的。

        自己不算是倾国倾城,

        在学校里那些扯淡的颜值排行榜上排行也是在上游的。

        可,这并不算是什么!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自己性感,大方的,会让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。

        兴许!

        这楚寒就是喜欢自己呢?

        罗纤纤笃定如此。

        只是因为伤了他的妹妹,

        所以才给自己吃毒药,

        让自己受到一些惩罚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只要自己乖巧,老实,他一定会放过自己!

        并且,他也将借此机会,大概率会提出让自己成为他女朋友的要求的吧!

        罗纤纤如此一想,

        定然是这样了。

        她现在看向眼前的白磊、白青山,

        忽然觉得,

        白家似乎也就那样,

        不如眼前这楚寒的威风!

        至于冯子扬在听从于文慧的,

        而文慧却一直在为楚寒效劳。

        罗纤纤不由细细想来:

        「我真成为了楚寒的女人,文慧岂不是也得对我恭恭敬敬的?」

        「在学校楚小蓝还好意思抢了自己嫂子的风头吗?」

        「看来,我得使用点美人计才能让这楚寒更可能地喜欢上我!」

        罗纤纤念及此处,目光便一直盯着楚寒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!

        冯子扬已经靠边站,把‘战场’留给白刃、白青山、白磊以及那4个保镖。

        他现在很紧张!

        要不要报警?

    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??!

        白刃凝神,看向白青山:“义父……,我还不想死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瞪大了眼: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就要杀了我吗?!别忘记了是谁当初从火海中把你救了出来??!”

        “若真是你将我救出,也便罢了!但,我前阵子听您身边的福伯说……,是你白青山,亲手烧死了我们一家!”白刃咬牙道。

        白青山神色一紧:

        “你,你福伯是在冤枉我!”

        白刃咬牙道:

        “福伯不会冤枉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事是他喝醉了酒,说出口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等到他清醒了,我便逼问了他!”

        “他全都交代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义父……不,白青山??!我今天不杀你,以后也会杀了你!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现在为了您的义子能活下来,你就慷概就义吧!”

        白刃说完。

        白青山脸色大变:

        “……白刃!你真是忘记了我对你的养育之恩吗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没良心的东西!”

        “听信一个人的话就敢对你的义父下杀手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就看看,是你的???,还是我的枪快??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冲着白刃大喝一声,从身上迅速地摸出一把枪,

        转眼便拉掉安全栓,瞬间扣动扳机!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白刃左一步,躲掉。

    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”

        连续的枪声传来,白刃却始终能迅速地闪躲开去,

        并且在白青山要打出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,

        一刀切在了白青山的手腕上。

        “?。?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痛叫一声??!

        倒退五步!

        血溅三尺!

        那手便断裂在地,

        和他的儿子一样断了臂,

        惨不忍睹??!

        “上??!你们都愣着干嘛!快,快帮我杀了这个逆子??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稍稍缓过神来,忍着痛便朝着后方的四个保镖疾呼。

        那四个保镖相视一眼。

        虽然不敢上,

        但,

        他们知道,

        这个白刃连自己的义父都要杀,更何况是自己??

        为了活命!

        白刃肯定会杀死自己的??!

        四个保镖不敢怠慢,纷纷蜂拥而上……

        但!

        电花火石之间!

        那白刃施展‘以气驭?!谋臼?,

        以神鬼莫测之术控制着短匕飞过,

        那四人的咽喉纷纷被这飞刀所割开一个非??植赖难?。

        几乎是同时!

        四个人站在原地无法再攻击,

        只是捂着咽喉,

        动脉喷/薄的血液一通乱洒,整个走廊上尽是一片血红??!

        “咚!咚!咚!咚!”

        这四个保镖倒下了。

        倒下的速度比白磊和白青山预想的还要快了许多!

        他们倒下的是自己的命!

        也是白磊和白青山的希望??!

        旁侧,

        冯子扬屏住呼吸,自己站在当场,

        要是打电话报案,

        岂非是得罪了楚寒?

        他仔细地观察到这楚寒见到这血色现场,

        竟然丝毫没有半点的反应!

        就像是……

        司空见惯了一般??!

        这一秒,

        文慧也不由为之颤抖了。

        她见过血案现??!

        却没见过如此多的血的现?。?!

        残肢断臂!

        尸体满地!

        仿佛,这里不再是医院,而是炼狱??!

        白磊呆呆地看着白青山:

        “爸,爸……,我不想死,我还不想死啊爸……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这一刻也束手无策了!

        要知道,

        眼前的白刃,可是自己的养子,也是自己最大的依仗。

        白刃很厉害!

        但,白青山一直防着这一刻!

        因此!

        白青山从来都是带着枪的。

        可!

        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武功超绝,比电视中的还要诡异和迅速。

        如此想来,

        这身边的确是养了一个祸害!

        养了一个早晚要吃掉自己的猛兽?。?!

        “你还有何遗言?”

        白刃心里默算着时间,

        自己还有大概不到1分钟的时间去杀死这白家父子二人!

        现在,他已经感受到晕厥了!

        所以……

        接下来,就是赐死这父子两人的时间??!

        “白刃!我问你!你当初离家出走,学了一身武功回来,就已经知道了你爸妈的死因?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仿佛也知道自己活不下来了,死死地盯着白刃,道。

        白刃点头:“不错!五年前,福伯便已经将真相告诉了我!”

        “很好,很好??!”白青山咬牙,“今天既然要死,那就死!我白青山要是眨了一下眼睛,就不是白青山??!”

        他仰着脖子。

        “爸!你,你不能死?。?!”

        白磊懦弱地看着白青山。

        白青山恨声道:

        “给我闭嘴!你好歹是我白青山的儿子!”

        “这辈子到这里,死了就死了!不要求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头可断血可流,尊严不可丢??!”

        “下辈子,你我父子再卷土重来,必定报了今天的仇??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说完。

        白磊万念俱灰,立时颓然地靠坐在墙边,

        失去了最后的心理支撑。

        白刃眯了眯眼,上前两步,

        手中的短剑旋转着划过一道道狠厉的锋芒……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刀子抹过了白青山的咽喉。

        “咚!”

        白青山倒下了,捂着咽喉挣扎了几秒,

        便再也没有动弹,死得非常痛快!

        果然,

        他没吭一声,

        没眨一下眼。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刀锋又从白磊的咽喉上抹过!

        “咚!”

        白磊痛苦地捂着咽喉,绝望而愤恨地看着这杀人不眨眼,

        丝毫不留手的大哥,

        只能束手无策地承受大哥对自己的残忍必杀。

        「来生,我定会报仇雪恨??!」

        一念闪过,

        生命陨落。

        “噗通!”

        罗纤纤见状,再也不敢有半点违抗,直接跪下望着楚寒:

        “楚寒,我,我知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只要你原谅我,我可以做你的女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只求你放过我,只要你不杀我,我愿意接受惩罚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真的错了!求你了!”

        她连忙对楚寒磕头。

        男人,对漂亮的女人总是会怜香惜玉的,

        更是不会杀柔弱的女人的,

        不是吗?!

        罗纤纤想到此处,哭得伤心,哭得痛苦,哭得痛彻心扉,

        模样也越发可怜??!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(本章完)


  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全面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br不断提高机关党的建设质量 2019-06-07
  • 比利时30大胜巴拿马 卢卡库梅开二度 强队总算没有都凉凉 2019-06-04
  • 当你还在担心这些问题的时候,有个人的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6-04
  •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,看着就想笑,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-05-28
  • 屠呦呦,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,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。不要迷信名牌大学,要相信自己的努力。 2019-05-28
  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