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全面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br不断提高机关党的建设质量 2019-06-07
  • 比利时30大胜巴拿马 卢卡库梅开二度 强队总算没有都凉凉 2019-06-04
  • 当你还在担心这些问题的时候,有个人的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6-04
  •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,看着就想笑,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-05-28
  • 屠呦呦,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,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。不要迷信名牌大学,要相信自己的努力。 2019-05-28
  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
  •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> 都市言情 > 都市之药神归来 > 第60章 复仇的人来了!
            楚寒双目微眯:

        “这当然是毒药!”

        “30分钟后就会发作??!”

        “发作之后24小时之内洗胃5次可以不死!”

        “洗胃10次嗓子不会被毒哑!”

        “洗胃15次可以清理98%的毒素!”

        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

        当然了!

        痛苦是楚小蓝受到痛苦的100倍不止??!

        可以说,这比杀了罗纤纤更为直接。

        如果罗纤纤没有大觉悟,大毅力和大意志力,

        这绿色的毒药,会让她在24小时永远地死去??!

    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冯子扬看傻眼了。

        这什么毒药,这么诡异?直接毒嗓子的,还是直接致命的?!

        好霸道和残忍的毒药??!

        罗纤纤靠在墙角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        现在没什么特别的症状了,唯独腹部阵痛,又心悸得厉害!

        白磊目睹了这一切,站起来就对文慧和楚寒呵斥道:

        “无法无天!真的是无法无天!你们以为自己是谁?!敢对我白磊动手!你们疯了??!”

        他拿着手机,忙打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文慧看了一眼楚寒,却看到后者摇头,示意她不要打断白磊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白磊顿时在电话这头呼唤道:

        “爸,我是白磊!有人要杀我??!──是,是,我等您,我等您??!”

        放下手机。

        白磊瞪着楚寒和文慧,

        “你们有种打我,等会儿我让你们没命活??!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楚寒只是微微点头。

        文慧愣了愣,不知道楚寒在想什么。要是她,肯定现在就弄死这个白磊。

        冯子扬见状立时走到楚寒跟前,低声道:“大……,大师,白磊的父亲是……,是白青山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白青山是谁?”文慧不由问道。

        冯子扬忙道:“白青山是花宁市辖区内花岩镇的头号人物!其在这一带经营多年,就算是在大学城,也是伸了手过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怕的?”文慧不屑。

        冯子扬急道:

        “这对于大小姐而言的确不算是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但是,白青山有一个养子,没人知道他的真正的名字,只知道他是一个在国外接受了最顶级培训的杀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其杀手的代号,就叫做‘白刃’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上次和朋友组局吃的饭,饭桌上就有白青山和白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真正的杀手啊。这,这事儿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冯子扬其实很怕被牵连,但文慧是自己惹不起的,

        楚寒有是自己很好奇而想要求教关于刚才治好了楚小蓝的大师。

        因此,他才会过来提醒一下楚寒和文慧。

        文慧一听,吓了一跳:“杀手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?!狈胱友锏溃骸八凳鞘裁唇鹋粕笔帧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“金牌杀手??!”

        文慧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她倒是被吓到了,所以看看楚寒是否有所动容。

        然而!

        她没看到楚寒的脸上有任何的变化,这才解释道:“大师,金牌杀手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很厉害?”

        楚寒问。

        文慧有些紧张了:

        “金牌杀手,一般都是指身怀真气,已经步入了修真阶段的高手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最近花岩镇那边出了不少的死亡事件,作案手段几乎都是修真者的手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最近有龙组的人在查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没想到,竟然是真的!”

        文慧显然对于“等级”这个东西十分在意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不在意的话,想来也不会这么想要在楚寒的门下求学了。

        金牌杀手的门槛,

        是‘步入修真阶段’。

        不过,

        这也只是金牌杀手的最低的实力,最高不设上限!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??!

        这个‘白刃’,步入了顶级修真者行列也是有可能的……

        龙组啊。

        楚寒忽然思绪扯远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一秒,却想到了当初的那个在自己门外跪了足足一个月的人。

        那人当初立志要考入龙组呢!

        现在想来,该是如愿了吧?

        “呃,大师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文慧看着楚寒思绪悠远,不禁唤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那白磊却以为楚寒怕了,笑吟吟道:

        “怕了现在就跪下来叫一声磊哥!今天的事儿咱们就两清了!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不可以!”罗纤纤忍着此时的气短,急道:

        “不能放过他们!──磊哥,帮我,帮我报仇??!”

        “唔,也是!快把解药拿出来!”

        白磊又看着楚寒,伸出手,责令道。

        他真把自己当根葱了!

        楚寒本想着留他一命,

        看看他自以为能够降服现场的老爸是否能真的给他找回场子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嘛……

        只能留他半条命了!

        楚寒也伸出手,只是轻描淡写地伸过去,便抓住了白磊的手腕。

        白磊眼睁睁地看着楚寒掐住了自己,

        却在刚才仿佛浑身的神经都不受控制,

        被楚寒不费力气地死死的扼住……

        “这,怎么回事儿?”

        白磊惊汗而下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!

        他却感受到楚寒只是把自己往外一推……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连续的折断声从身体里发出,

        血色的飞沫在空中绽放,

        手骨寸寸断裂……

        衣服也被震碎,

        痛觉,后知后觉……

        “?。?!”

        惨叫!

        歇斯底里的惨叫!

        惨绝人寰的惨!

        白磊倒在地上,左手被断成了三截。而这,只是众人所看到的……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没看到的是,白磊的心骨、肋骨,加起来又断了八根!

        几处人体的主要骨骼同时断裂,那种痛,可不是叠加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光是痛觉,就足够让人丢了大半条命,比女人生孩子还要痛好几倍……

        倒在地上的白磊,浑身抽搐着,口吐白沫,脑袋空白。

        “磊哥!磊哥??!”

        罗纤纤爬到了白磊的跟前,喊着。

        白磊却半晌没有醒过神来……

        然而,

        这一幕却把文慧看得欣喜若狂。

        明明,刚才楚寒动作缓慢!

        明明,刚才楚寒没用力!

        明明,刚才楚寒身上甚至没半点真气波动??!

        但!

        却达到了这种要人半条命的效果??!

        文慧完全相信,这是楚寒故意为之,暂时不杀白磊的举动。

        瞬间杀人,不过是一时的痛快,并不算是最大化的惩罚!

        生不如死,

        求死不能,

        才是最为痛苦的。

        白磊和罗纤纤动了楚小蓝,是否正是相当于动了楚寒的逆鳞?

        所以!

        白磊和罗纤纤,真是求死都不能了吗?!

        楚寒这轻描淡写间暴/露出的霸道,

        深深地折服了文慧,

        也把旁边的冯子扬看得呆了。

        冯子扬这一生,还未看过如此诡异的一幕,如此凶残的人!

        他是怎么做到的?

        他到底是谁?

        他接下来要做什么??

        冯子扬深吸一口气,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        可,他不敢有丝毫的异动,只能遵从于楚寒的心情了。

        大概20分钟后。

        “叮!”的一声,

        随着电梯门的打开,

        一行六人行色匆匆,杀气沉沉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,快速地步向楚寒这边。

        所以,

        是复仇的人来了!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(本章完)


  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全面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br不断提高机关党的建设质量 2019-06-07
  • 比利时30大胜巴拿马 卢卡库梅开二度 强队总算没有都凉凉 2019-06-04
  • 当你还在担心这些问题的时候,有个人的“自由发展”吗? 2019-06-04
  • 一个理想的数列递减,看着就想笑,根本放不出什么屁来 2019-05-28
  • 屠呦呦,袁隆平都不是清华大学毕业,他们的科学贡献远大于清华大学毕业生。不要迷信名牌大学,要相信自己的努力。 2019-05-28
  • 肥西:居民楼前路面塌出大坑 面积数十平米 2019-05-25
  • “石家庄太行大街发生重大事故”是谣言!传谣者被拘留 2019-05-25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5-24
  • 台旅会宣传海湾主题旅游 将在成都举办展览 2019-05-24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六) 2019-05-20
  • 街采:成都市民眼中的“G20成都会议” 2019-05-20
  • 这是没文化和懒人的语言。瞎扯淡! 2019-05-17
  • 2016年国家安全教育日 2019-05-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