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?就这点出息啊? 2018-12-31
  • 民生网——人民日报社《民生周刊》杂志官网 2018-12-03
  • 股市涨跌都正常,但不能允许欺诈,反正欺诈发现了,国家可以罚款,但股民就白损失了,这是什么规矩? 2018-12-03
  •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> 历史军事 > 谋断九州 > 第一百六十章 变计
        (求订阅求月票)

        对任何一位称王者来说,降世王都是最大的威胁,沈耽决定接受宁抱关的示好,“至少先要除掉降世王,否则的话,咱们都是白忙一场。至于宁抱关——先等等,看情况再定,实在没办法,就将东都暂时让给他也可以,只要他真肯让出秦、关、汉、冀四州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道:“对宁抱关不可心慈手软,我观此人相貌,狼形豺心,平时隐忍不发,下手必然一击必杀。晋王虽有退让之心,宁抱关却未必适可而止。东都如今已是困斗之场,有进无退,晋王三思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进谏时,不自觉地将称呼从“三弟”变成“晋王”。

        沈耽点头,“我明白,但四弟说得对,事有轻重缓急,我若能除掉宁抱关,当然不会犹豫,可他既已占据东都,得地利之便,事事必然有所防备。咱们与降世王联手,都未必杀得了他,何况先杀降世王,人心必乱,我等明日为客,更不占优势。容我好好想一想。麻烦大哥、四弟去见梁王、蜀王,得让他们知道计划有变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没办法,只得说声“好”。

        徐础倒是稍稍松了口气,晋王的这一犹豫,至少能保住东都一时平安,拱手道:“争夺天下不在一时胜负,天成已然四分五裂,大乱既除,正是群雄并立之际,角力斗智之外,还有仁义之争。仁义虽无益于当下,将来却大有用处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耽笑道:“我明白四弟的意思,力、智可除大害,却不能收拢人心,非得打出仁义之旗,令天下人前来附我才行。我的确要尽快返回晋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三哥深知我心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耽大笑,送二人出帐,他留下来重新布置明日的计划,精选的甲士还能再用,只是要杀的目标变成另一个。

        外面雪花飞扬,半途中,刘有终停下,示意护卫退后,向徐础小声道:“有件事我必须问个明白,四弟可以实话实说,也可以撒谎,但我还是要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哥这是怎么了?我干嘛要对你说谎?”徐础笑道。

        刘有终没笑,拉着徐础又走出几步,“告诉我,你究竟是想自立,还是要拥戴明君?你心中的明君是晋王,还是宁王?”

        徐础没有立刻回答,渐渐收起脸上笑容,“大哥既然问了,我就说实话好了,我有自立之心,却没有自立之资。自称王以来,步步艰难,倒让我看得清楚,与诸王相比,我在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上皆不占优,若勉强参与争鼎,无异于自寻死路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露出一丝微笑,“相术并无奇异之处,更非神仙所授,无非是见得人多些,认人也更准一些。四弟别说我小瞧于你,以我观之,四弟虽是天下无双的人杰,却无帝王之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能得大哥一句‘天下无双’,我已满足,怎敢再求其余?”徐础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然则四弟以为谁是明君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还没有做出定论?!毙齑∫∫⊥?,“天成初亡,英雄未必尽聚于东都,或许别处还有他人趁势崛起,便是天成,也有死灰复燃的机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哈,这倒是真的,降世军涌出潼关之前,谁能想到秦州的一群乱民竟有今日的成就?但我问的不是天下,就是东都,四弟以为谁是明君?”

        “谁能保住东都,并能物尽其用、人尽其力,谁是明君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微微一愣,随即再次大笑,“四弟果然实话实说。嗯,徒有仁义者,不过愚腐之徒耳,但若是智、力皆强于众人,仁义便有大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正是这个道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论智与力,晋王超凡脱俗,至于‘仁义’,四弟很快就能看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若看交情,我只认晋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哈,咱们一样,我只比四弟多份信心?!绷跤兄胀6僖换?,“四弟不喜欢瓜分东都的计划?”

        “东都再富,富不过天下。得小富即欣喜若狂,争于瓜分,我看不出他有大富的机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瓜分东都是我的主意,你也听到了,晋王并没有同意。所以我是小富之人,晋王却有大富之志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晋王确已露出‘仁义’的端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就是一名相士,懂些人情世故而已,只懂智、力,不明仁义,四弟别笑话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晋王正需要大哥这样的人,所谓以仁义驭智、力,此之谓也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大笑,连连点头,“智与力,我得一样就够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说开,刘有终变得更热情些,叫上后面的护卫,边走边聊。

        马维的营地离此不远,他还没睡,对明日的计划忧心忡忡,反复思考利弊,生怕有一点漏洞。

        见到两位客人,马维大喜,“人说吴王入营,我还以为是谣言,原来真是础弟!”

        寒暄几句,刘有终立刻说起明天的计划有变,马维先是一愣,随即露出喜色,“我也觉得原先的计划不妥,降世王本已高居诸王之上,若是杀死宁抱关,降世王更要飞扬跋扈。两位稍等,我去叫个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计划变得有些突然,马维担心自己考虑得不周到,叫来郭时风。

        虽然认过的主人不少,郭时风最终还是回到梁王身边,愿意为他出谋划策。

        “降世王的威胁确实更大一些,他在降世军当中威望甚高,根深蒂固,只杀他一人不够,必须斩草除根才行?!惫狈缱?、更彻底,“这件事必须叫上蜀王,他最了解降世王的心腹都有谁,明日城内城外同时动手,一个也不能留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微微皱眉,“甘招这个人有些古怪,我见过的人算是不少,一眼就能做出判断,不能说百发百中,大致不会错,就是对甘招,见过几面了,我还是说不清他为人如何?!?br />
        郭时风笑道:“刘先生怕是想多了,甘招本是秦州一小吏,上传下达,求的就是一个左右逢源。刘先生大人物见多了,见到此等小吏,反而眼花?!?br />
        刘有终也笑道:“或许吧,甘招若不是蜀王,我的确不会多瞧他一眼。谁去劝说甘招,梁王能再辛苦一趟吗?”

        马维刚要开口应允,郭时风抢先道:“不妥,梁王与甘招只是泛泛之交,劝说他对付宁抱关容易,对付降世王却难。甘招毕竟是降世王亲封之王,追随日久,万一泄密,反而坏了我等大计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道:“不如我去探探口风,甘招见我之后,若是泄露明日之计,那就是想救宁抱关一面,我正好趁机劝说他加入新计划,他若只字不提,我也不提。至于降世王的心腹之人都有谁,宁抱关也了解?!?br />
        另三人同时点头,马维道:“我派人送础弟过去,你不要暴露行迹,甘招营中尽是降世军旧部,没准会有多嘴的人向降世王告密。甘招若是有心最好,若无,础弟还得想办法去除他心中的疑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就说自己在城中受宁抱关排挤,想办法出城,是要找些帮手?!毙齑〉?。

        另三人再次点头。

        刘有终留在马维营中,等徐础回来,同时商议明日的细节。

        这个夜里,诸王当中只有甘招睡得踏实,被唤醒之后,一边穿衣,一边请客人进帐。

        “吴王?”通报说梁王那边有人过来,甘招见到徐础之后,十分意外。

        马维的人退出帐篷,徐础上前拱手道:“夤夜来访,唐突勿罪?!?br />
        甘招请徐础坐下,“盼还盼不来呢。吴王此来……吴王是自己出城的?”

        徐础没有遵守他向马维等人做过的承诺,直接道:“我受宁王之命出城,联络诸王,共除降世,晋、梁二王皆已首肯,但是没有蜀王相助,此事难成,我正为此而来?!?br />
        甘招大惊失色,衣服还没全穿上,呆呆地坐在那里,半晌才道:“变得……太快了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宁王只留洛、荆两州,其它地方让与诸王,蜀王以为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说实话,我不想参与此事。东都归谁都可以,我没有争夺之意,只想尽快去往益州,按吴王教我的计划,找到原蜀王的子孙,将王位让给他,静观天下局势变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算我白来一趟,只望蜀王能够保密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起身要走,甘招急忙拦住,“吴王先坐,等我寻思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甘招穿好外袍,默想多时,问道:“益州归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吴州归我,淮州归梁王,秦、并、汉、冀归晋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宁王也觉得晋王是个劲敌,对吧?”

        徐础微笑点头。

        甘招又想一会,摇摇头,“我还是要置身事外,当然,我会保密,一个字也不泄露。之前诸王要杀宁王,我只是代为传信,不听他们的计划,也不派甲士参与其中,更没有向宁王泄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蜀王果真无意参与此事?置身事外虽然危险最小,事后得到的封赏也最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连益州的一寸土地都没得到,那边够我忙的,无意再要更多封赏?!?br />
        徐础起身,拱手道:“好,我相信蜀王会保密。我有一言,不知蜀王可愿意听?”

        “吴王金玉良言,每一句我都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想去益州,并无良机,越快越好。东都是非之地,一旦陷入,再无脱身之时。且大将军率兵西行,所去之地不是汉州,就是益州,两州山水相连,大将军若得一地,必然窥望另一地。蜀王去得晚了,将一无所得?!?br />
        甘招深揖一躬,“我若得蜀地,必要重谢吴王,只是不知吴王何时能西行相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若不去,蜀地平安,我若一去,必添战乱,所以,我还是不去的好?!?br />
        甘招笑道:“也是,一方之王,哪有孤身去往另一方的道理?不管怎样,我感谢吴王,别人得天下,我要多观望一阵,若是吴王,我必将益州拱手奉上?!?br />
        无论这些话是否真心,徐础都拱手致谢。

        回往马维营中的路上,徐础在心中评判诸王,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更应该得到东都。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?就这点出息啊? 2018-12-31
  • 民生网——人民日报社《民生周刊》杂志官网 2018-12-03
  • 股市涨跌都正常,但不能允许欺诈,反正欺诈发现了,国家可以罚款,但股民就白损失了,这是什么规矩? 2018-12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