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莫斯科1辆出租车冲进人群 造成7位墨西哥球迷受伤 2019-07-18
  • 张大卫:发展绿色经济 倡导绿色消费 2019-07-18
  • 将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进行到底 2019-07-17
  • 绘就生态文明新画卷—甘南州造林绿化工作纪实 2019-07-17
  • 格局生变 内容产业未来何去何从 2019-07-04
  • 以色列战机越境偷袭伊朗遭导弹击落,美国指责俄罗斯提供武器违规 2019-07-01
  • 熬夜网购引发头晕恶心 低头族小心患上耳石症 2019-06-29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一集《圆梦工程》 2019-06-29
  • 十堰市郧阳区80家单位集体入驻荆楚网网络问政平台 2019-06-27
  • 默克尔政权要崩?联盟党闹分裂内政部长威胁“单飞” 2019-06-23
  • 网友偶遇黄晓明录制《中餐厅2》 戴围裙业务很熟练 2019-06-23
  • 某些人总是用“客观事实”来为自己壮胆,实际上根本不懂什么是“客观事实。 2019-06-21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精神之“钙”是拒腐防变的良药 2019-06-21
  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    数个老者手中,已出现了数柄锋利的邪道匕首。

        匕首,薄如蝉翼,却削铁如泥。

        “桀桀?!笔隼险?,缓缓地挥下了匕首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,青麟等一众天骄瞳孔一缩,无不咬着牙,歪过了脑袋。

        他们,并不愿看着这位绝世妖孽的痛苦陨落之状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们最后能做之事,给这位绝世妖孽,留最后一丝尊严。

        但,数秒后,一众天骄,却齐齐皱起了眉头。

        因为,想象中的哀嚎,痛苦嘶吼,并没有出现。

        那匕首刮肉的可怕声音,也没有传出。

        众人转过头,眼眸,猛地一惊。

        萧逸身前,不知何时起,一群黑衣武者,凭空而现。

        那数个刽子手老者,此刻未敢有分毫异动,一柄柄利剑,正架在他们脖子之上。

        萧逸身前,一个面容冷漠的老者,眼中杀意凛然。

        “谢无道?第一执法队?”邪如海,皱了皱眉。

        不错,如今出现于萧逸周遭的,正是谢无道,以及第一执法队。

        谢无道,瞥了眼那数个刽子手老者,眼眸一冷,“意图杀我黑魔殿接班人,按殿规,该就地格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?!敝茉庵捶ǘ?,冰冷地应答一声。

        锵…

        空气中,只传出阵阵清脆剑鸣。

        数个传奇初阶,在那如舞剑锋之下,直接被绞成肉泥

        “混账,你们找死?!毙叭绾1┖纫簧?。

        嗖…嗖…嗖…嗖…

        二护法、三护法等人,瞬间出手。

        一个个护法、长老,眼中泛着冰冷杀意。

        锵…

        恰在此时,一把通体雪白的幽冷之剑,从空气中横亘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嗯?夏沧澜?”三护法眼眸一凝。

        “滚?!毕牟桌浇I硪徽?,直接将三护法重重震退百步。

        周遭,一个个长老、护法,围攻而至。

        夏沧澜冷笑一声,却就此收剑。

        空气中,嗖…嗖…两道身影,凭空而现。

        “天沙二怪?”一众长老、护法,包括二护法在内,齐齐瞳孔一缩,如临大敌。

        “一群老杂毛,滚?!碧焐扯?,双手齐出,合共四手。

        四手如四道黄沙幻影,一阵闪烁间,一个个邪修护法、长老,一一被轰飞百步。

        嗖…嗖…

        夏沧澜,天沙二怪,齐齐闪身至萧逸身旁,亦守在了萧逸身旁。

        “三弟,你没事吧?!鄙陈涞丶奔钡匚柿艘簧?。

        萧逸眼眸动了动,嘴中吐出一道微弱的呼吸。

        手指,勉强地动了动,一粒丹药,凭空而现。

        “三弟,你这般瞪着我做什么?”沙落地面露疑惑。

        萧逸面具之下的脸庞,抽了抽,眼眸,尽力地瞥了瞥自己的手。

        沙落地眉头一皱,“你打什么眼色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笨蛋?!鄙惩ㄌ煲话讯紫?,接过萧逸手中丹药,喂萧逸服下。

        丹药入腹,那是粒毒丹,但在萧逸体内,却如灵丹妙药。

        “呼?!毕粢菸⑽⑺闪丝谄?。

        伤势,并未痊愈。

        仍旧动弹不得,气若游丝,亦无战力。

        但比之前的浑身剧痛,如今显然轻松许多。

        周遭,邪修密布。

        前方,邪君皱了皱眉。

        一个个被轰退的长老、护法齐齐口吐鲜血。

        邪如海眼眸一冷,“天沙二怪,果然名不虚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但这里可不是你们天沙秘境之内,你们来送死不成?”

        邪如?;耙袈湎碌乃布?,顷刻出手。

        掌中,邪力滔天。

        夏沧澜、天沙二怪三人,身影顷刻一动。

        一剑,四掌,齐齐而出。

        轰…一声爆响。

        夏沧澜、天沙二怪三人,瞬间被轰飞。

        邪如海,反倒纹丝不动。

        “不自量力?!毙叭绾@湫σ簧?,身影一动,便要追击而上。

        而被震退的夏沧澜三人,冷笑一声,却再无半分动作。

        三人,与谢无道一道,只牢牢守在了萧逸身旁。

        “接下来,看戏便够了?!毕牟桌嚼湫σ簧?。

        邪如海的身影,夹着滔天邪力而至。

        那一掌,绝对能震碎万里山河,威力可怕滔天。

        但,空气中,一道黑衣身影,再次凭空而现。

        黑衣身影,浑身充斥着极度的冰冷,一掌拍出。

        掌出,邪如海掌中邪力尽散。

        邪如海那一身滔天邪力,更是溃散不堪。

        萧逸这边。

        沙落地咧嘴一笑,看着躺在地面的萧逸,“三弟,你可知我们怎么找到你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你那颗沙噬珠,你还没彻底掌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反倒是我和大哥,对沙噬珠的气息极其敏感,这才循着隐隐感觉追来找到了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好我们找到了你,不然你现在已经死透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地面上,萧逸面具之下的脸庞,再次抽了抽。

        但他的目光,却放到了远处那道黑衣身影之上。

        那黑衣身影,浑身冰冷,看不清面容,戴着面具。

        那面具,很是眼熟。

        在黑衣身影之前,邪君府大长老邪如海,竟是节节败退,几无一战之力。

        嘤…

        空气中,陡然闪过一道嘤鸣。

        一只苍老的手掌,不知何时起,从空气之中伸出。

        手掌,虽苍老,却魁梧有力,掌中,似含苍穹之力。

        那一掌,甚至超过了邪如海的全力之威;那一掌,甚至比这黑衣身影的气势还强横几分。

        “独孤太上?!毙叭绾?戳四遣岳鲜终?,眼眸一喜。

        但也是在这一瞬之间。

        锵…

        一道清脆剑鸣,响彻天地。

        一根枯枝,从空气之中划出。

        枯枝惊鸿而至,堪堪挡住了独孤太上的一掌。

        枯枝势如破竹,苍老手掌节节而退。

        三息之后,苍老手掌的主人,就此止下脚步。

        而枯枝,亦在这一瞬破碎殆尽。

        “无心居主?”独孤太上,冷眼凝视着来人。

        无心居主手中枯枝尽碎,但,却也凭空出现了一把锋芒利剑。

        “我若出剑,你一剑必死?!蔽扌木又髅嫒莸?。

        不错,忽然出手震退独孤太上的,正是无心居主,那戴着面具的黑衣身影,正是鬼煞城主。

        邪君,一直未出手。

        不是他不想出手,而是他的妖异目光,正扫视在鬼煞城主与无心居主,以及远处另外四道身影之上。

        不知何时起,不远处,空气中,四道同样戴着面具的黑衣身影,凭空而现。

        话负着手,或摇着头,或甩着手,又或耸着肩。

        但,这四人动作怪异,却手中尽皆握着一柄利剑。

        鬼煞城主手中,同样取出了一并锋芒之剑。

        邪君一直淡漠的脸色,头一次变得难看,“黑魔六煞?!?br />
        六人,看似身处各方,实则,六人尽皆玄妙地封锁了邪君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一人动,六人皆出。

        无心居主手中之剑,为剑首。

    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六封惊魔剑?!毕粢菪耐沸π?。

        无心居主,看了眼萧逸,“小子,我该称你一声鬼猎王呢,还是萧寻副殿主呢?”

        萧逸心头苦笑,却回答不出半句。

        一旁,谢无道呵斥道,“臭小子,要不是你自作聪明甩了我们,如今也不至于吃那么多苦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混账?!毕牟桌嚼浜纫簧?,“那位的接班人,也是你敢呵斥的?”

        谢无道撇撇嘴。

        说起来,他如今呵斥的这个小子,日后他得恭敬称一声总殿主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,无心居主看向邪君,“邪君,今日若战,我等奉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当然,我更希望就此罢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否则,我等六人,只需陨落一人,必可将你斩于剑下,你信是不信?”

        邪君的脸色,陡然难看到极点。

        但下一秒,又狞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妖异的眼眸,看了眼高空,“恭迎父君?!?br />
        空气中,一道老者,从天而降。

        不,那看起来,似乎是从这片天地间凭空走出。

        “老邪君?”无心居主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黑魔六煞?”老者,也便是老邪君,语气毫无淡漠,毫无生气。

        “黑袍萧寻,乃是杀我孙儿之人,断我邪君府传承之恶贼,凭你们也想保?”

        老邪君现身的一瞬,并无多说什么,身影,瞬间而动。

        啪…啪…啪…啪…

        “不好?!蔽扌木又饕讶涣成蟊?。

        老者的出手,并无半分花俏,也无什么惊天动地之威势。

        但只身影袭来,已瞬间冲散了他们六人的封锁剑势。

        瞬息之内,六掌皆出,六人瞬间吐血震退。

        “好强?!蔽扌木又餍耐反蠛?。

        那一掌,轰于他的剑身,仿佛天地至理之威,规则之力,生生让他挡无可挡。

        “滚?!崩闲熬谥?,只吐出一个淡漠的音符。

        原本守在萧逸身旁的谢无道、夏沧澜、天沙二怪等人,毫无反抗之力便被重重震退。

        老邪君,站到了萧逸身前。

        那干枯而苍老的手掌,就此拍下。

        “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萧逸瞳孔一缩,这一瞬,他感觉到的死亡意味,几乎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次。

        这个老者的一掌,几如整片天地压迫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糟?!痹洞?,被震退的无心居主等人,脸色大变,却毫无办法。

        他们甚至连靠近老邪君的那一身澎湃天地气势都做不到。

        轰…

        老邪君的一掌,直接将萧逸身下地面万里震碎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大地,仿佛被生生压缩了一层。

        这一掌,恐怕就是鬼煞城主那等强者都会瞬间被压成粉碎。

        但,看真切些,里头的萧逸,却是毫发无损。

        老邪君的一掌,竟堪堪在他面门之上数分停下。

        老邪君,自不是怜悯萧逸。

        而是,他那苍老的目光,正凝视着远方。

        此刻,远方正站着一个老人。

        老人,就这般站着。

        但老邪君却明显感觉到,若他这一掌真敢压下,下一瞬迎接他的,便是毁天灭地般的威势,狂暴风雨般的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嗖…老人的身影,动了。

        老邪君的身影,则在一瞬间后退。

        “洛前辈?!毕粢葑匀灰谎廴铣隽死先?。

        “师尊?!痹洞?,无心居主等人,行了一礼。

        “总殿主?!毙晃薜酪约暗谝恢捶ǘ?,亦行了一礼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?!毕牟桌酵湎铝搜?。

        老人,正是洛前辈。

        而洛前辈此刻的目光,并未看在场任何人,只定格在萧逸身上。

        不远处,邪君咬着牙,看向身旁老邪君,“父君…”

        老邪君摆摆手,不语,只凝视着洛前辈。

        “哼?!毙熬蠢浜咭簧?,瞬间出手,滔天一掌,疾速而至。

        洛前辈,缓缓地抬起了头,同样一掌。

        啪啪…

        两掌对轰,洛前辈纹丝不动。

        邪君,却被重重震退。

        老邪君疾速接下,却在接下邪君那一瞬,脚步退了三步。

        “不自量力?!甭迩氨部谥?,吐出四个霸道大字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缓缓蹲下身,抱起已然重伤动弹不得的萧逸。

        周遭,数十万邪修,无数邪君府强者,包括九大护法、九大长老,独孤太上,邪君,无不皱眉。

        唯老邪君,仍旧直直地凝视洛前辈,眼中,尽是忌惮,“炎龙六尊者之一,洛尊者?!?br />
        洛前辈,扫视了周遭一眼,语气,淡漠到极点,“若动一步,便一个都别想活着回邪君府?!?br />
        周遭无数邪修,齐齐身躯一颤,却无人敢有半分动弹。

        洛前辈抱着萧逸,身影一闪,就此飘身而离。

        身后,无心居主等人,夏沧澜、谢无道等人则带着一众天骄,御空飞离。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第四更。(爆)

        今日更新完。

        今天的四更,都是大章节,加起来是六章更新的量,所以晚了许多,抱歉抱歉。

        不过我只能写完,不然你们又该说我吊胃口了。

        故干脆把这一份战斗与剧情放到今晚一并写完。

        凌晨4点08分,倒是比昨晚早了些许,晚安了大伙。
  • 莫斯科1辆出租车冲进人群 造成7位墨西哥球迷受伤 2019-07-18
  • 张大卫:发展绿色经济 倡导绿色消费 2019-07-18
  • 将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进行到底 2019-07-17
  • 绘就生态文明新画卷—甘南州造林绿化工作纪实 2019-07-17
  • 格局生变 内容产业未来何去何从 2019-07-04
  • 以色列战机越境偷袭伊朗遭导弹击落,美国指责俄罗斯提供武器违规 2019-07-01
  • 熬夜网购引发头晕恶心 低头族小心患上耳石症 2019-06-29
  • 《辉煌中国》第一集《圆梦工程》 2019-06-29
  • 十堰市郧阳区80家单位集体入驻荆楚网网络问政平台 2019-06-27
  • 默克尔政权要崩?联盟党闹分裂内政部长威胁“单飞” 2019-06-23
  • 网友偶遇黄晓明录制《中餐厅2》 戴围裙业务很熟练 2019-06-23
  • 某些人总是用“客观事实”来为自己壮胆,实际上根本不懂什么是“客观事实。 2019-06-21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精神之“钙”是拒腐防变的良药 2019-06-21
  • 中国原油期货发展势头超预期 本周日均交易量列全球前三 2019-06-11
  • 候选企业:如新(中国)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 2019-06-11
  • 广东11选5精准一中一 体育彩票投注站点查询 福建快3专家推荐号码推荐号码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福彩开乐彩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走势图表 浙江20选5走试图 被北京28游戏平台骗了 陕西快乐10分钟横屏 顶呱刮运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九龙哥心水论坛 选号为何不选7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