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?就这点出息啊? 2018-12-31
  • 民生网——人民日报社《民生周刊》杂志官网 2018-12-03
  • 股市涨跌都正常,但不能允许欺诈,反正欺诈发现了,国家可以罚款,但股民就白损失了,这是什么规矩? 2018-12-03
  •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> 都市言情 > 六指诡医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暗影
            看见常小舒这幅落魄模样,我心里还真有点心酸。不是为她,而是为她这幅面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是小姝的脸,小姝的命,竟然被她活的如此邋遢,我为小姝而感到不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,你又无法怪常小舒,说透了,她也不过是一个庞大家族倒下的牺牲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常小舒瞪着眼睛盯着我,就像初次看见大猩猩一般,那只被咬掉了脑袋的蟑螂从她停滞咀嚼的嘴里奋力爬了出来,落在了地上。常小舒索性啐的一声,将口里所有的赃物吐了出来,连通那挣扎将死的蟑螂狠狠踩了一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些列动作中,常小舒的眼睛始终没离开我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看的很清楚,她的眼仁中,藏着一股戾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你不是我爷爷,你是坏人,我……我要杀了你!”常小舒毫无征兆突然一笑,一只手从背后抽了出来,手里竟然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就奇了怪了,一个精神病人,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,却藏着一把剪刀?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朝后微退一步,轻松手臂相搏,一个擒拿手便将常小舒的的手牢牢锁住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常小舒奋力挣扎着,乱糟糟的头发晃来晃去,手脚并用,张口还要咬我的手指,就像是一个发了疯的母狮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都说精神病人力气大,还真是,这么一个小小瘦瘦的女孩好像是力量无穷无尽一般。迫不得已,我只能朝着其大椎穴寸劲一击,常小舒一怔,双眼一闭昏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双手将常小舒拖起来,抱上了床,拉过左右手,同时诊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精神病就是古人所说的“癫狂”之症,脉象以弦脉和虚脉为主,具体脉搏的表现为弦大滑数,筋膜骨骼都虚浮无比,忽急忽缓,忽快忽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常小舒的脉跳确实虚实不定,这是精神狂躁的特征,只不过,她的脉搏并没体现出那种弹性差,端直以长,如按琴弦的特点。难道说,这姑娘的病症并不是来自本身,而是有人对她做了手脚?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活动了一下右手,口念三清咒,轻轻在她额前微微一晃,就看见一抹黑云从她的额前升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挑了挑她紧闭的眼皮,果然,眼皮下的白眼珠上,有一道闪电状的红色条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这是见鬼了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心中越发奇怪,难道是常大江老东西死而不僵,阴魂来看自己的孙女了?还是说,有人故意做了手脚,想着让常小舒永远疯下去?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了床头的牛角木梳,便拿过来轻轻在常小舒的刘海上梳着,每梳七下,便轻喊一声她的名字,反复几遍,等了一会,常小舒突然双眼睁开,与此同时,轻轻的鼾声却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用的是古法催眠,也是祝由术中的一个技法,叫做“咒引”。她现在的这种状态就是入梦,当然,梦中的场景就是现在的场景。用此法可以干扰去她脏乱无章的负面情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种古法催眠的手法很多,川蜀民间曾有一种叫做‘请扇子神’的游戏,是在炎热的夏季,以请扇神消暑取乐,其方法是令受试者凝视旧扇,聆听施术者的请神“咒语”,少时受试者便会头昏眼花,睡意绵绵,顿感清凉。有时候,通过施术者的不断暗示,受试者还能体验到身处极乐的仙境,看到仙女的舞姿,并与群仙饮酒同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常小舒,我问你,你最近见到的一个人是谁?”我轻轻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罗卜!”常小舒脱口而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一愣,难道说她在心理上是认识我的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罗卜之前呢?”我继续问道、常小舒微微停滞,继续道:“管理员,爷爷,还有……还有他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?他是谁?”我赶紧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常小舒沉睡的身体顿时绷紧了起来,瞪着的白眼珠上下左右凌乱地转动着,显然,这个人令她很不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怕,他是谁?长的什么样,告诉我!”我强硬逼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常小舒嘴角抽搐了一下,唇齿不清地说道:“他是……他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攥着拳头,紧张地就等着她的下文,可这时候常小舒突然全身抽搐,猛地一下坐了起来,口中大喊一声:他在你后面!

            喊完这一嗓子,她又脸色一白,马上双眼一闭再次昏了过去!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猛然一回头,就看见漆黑的楼道里嗖的一下闪过一个黑影。这影子悄无声息,如同幽灵鬼祟一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一纵身追到了门口,就看见楼道里许许多多的门大开着,呼呼的风吹着而出恶臭的空气,不知道这个影子一瞬间消失在了哪个门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常小舒?你还能听得到吗?”我重新走到窗边,轻声喊了喊,常小舒却再无半点动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探了探呼吸和脉搏,她已经睡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点白忙活一场的感觉,并不是每一个癫狂的人都是能用针灸和祝由就能解决的,比如常小舒,如果心病在己还好说,可她这分明不仅仅是在受自己的困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个姑娘,我沉吟片刻,转身出了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出医院,等候的两人赶紧围了上来,驼伯问道:“怎么样,人还能说得清问题吗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无奈一摇头道:“人已经彻底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    老头不由得叹口气,感叹道:“命运使然啊,这命毕竟本来就不是她的命,她终究是无福消受?!?br />
        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,一摆手道:“不管她了,说说吧,岳敖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边往车边走,驼伯一边介绍道:“具体情况我也说不明白,反正岳少爷就是浑身发冷,总是睁不开眼?!?br />
            碧瑶道:“那不就是冷瘴嘛!糟了,这可是绝症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不禁一笑,碧瑶所说的冷瘴,其实就是我们说的疟疾,俗称打摆子。在古代,天花、疟疾、结核(痨?。┖突拇缶?,不亚于今天的艾滋病,碧瑶哪知道,这些病如今都是小儿科了!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打摆子的话,有崔旗在,早就解决了,既然崔旗着急让我回来,那就说明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再说了,岳敖也不是一般之人,虽然他以养玉为主,可是灵修非同一般,像疟疾这种小病,应该难不倒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驼伯回了自己的车,仍旧在前面带路,我则回头又看了一眼那精神病院,或许,此刻院里正有一双眼睛盯着我吧!

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吃个早餐还要让人批准?就这点出息啊? 2018-12-31
  • 民生网——人民日报社《民生周刊》杂志官网 2018-12-03
  • 股市涨跌都正常,但不能允许欺诈,反正欺诈发现了,国家可以罚款,但股民就白损失了,这是什么规矩? 2018-12-03